欢迎访问”河南牧翔动物药业有限公司”官方网站!

禽药销售部电话:0371-56535333

猪药销售部电话:0371-56535059

产品分类

【干货分享】中药“扫地僧” ——神奇的麻杏石甘口服液-龙8app客户端下载

  • 分类:禽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2-14 10:38
  • 访问量:

【概要描述】扫地僧,是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人物,一位在少林寺负责打扫藏经阁的无名老僧人,武功深不可测,并具有大智慧。 扫地僧见证了少林派半个世纪来发生的事迹,根据自述,在藏经阁中约有四十多年,藏经阁所发生之事也全都看在眼里,然而旁人对于他的存在却浑然不知。 在少室山举行的武林群雄大会中,扫地僧在少林寺藏经阁中出场,向萧峰等众人解说强行练习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弊,又以一人之力对战萧远山、萧峰、慕容博、鸠摩智等武林高手,轻松收服萧远山、慕容博两人,之后将他们的内伤治愈,以佛法化解两人恩怨,二人经点化后大彻大悟,冰释前嫌,并拜其为师,皈依佛门,回归正道。  扫地僧在萧远山父子与慕容博父子相遇时现身,对于萧远山、慕容博、鸠摩智和天竺僧波罗星窃取少林派绝技之事,点出他们在佛法心性修为不足之下强行练习上乘武功,造成他们身体上的隐疾,并以过去沉迷武学的玄澄大师未听取他三次提醒以至经脉尽断为例,劝谏众人。 当慕容博与萧远山欲互相血拼时,扫地僧先后将两人打至断气作龟息之眠,再透过阴阳互济让他们互相化解对方的内伤起死回生,摒弃戾气的两人至此明白家国仇恨、生死离别都如梦境,方才放弃仇恨、大彻大悟,决定皈依佛门,不再过问世间恩怨。 扫地僧现已成为具有极高技艺却深藏不露的人的代名词。 在中医界,有一个方剂屡建奇功却又深藏功名,它就是方剂群英谱里的“扫地僧”麻杏石甘汤。说它屡建奇功是因为,不论在西医尚未出现的古代国人抵御伤寒、瘟疫,还是现当代的石家庄流行性乙脑、非典、新冠肺炎等抗疫实践,处处都有它的身影且屡有效验;说它深藏功名是因为,它只有区区四味药,却繁衍出了加味麻杏石甘汤、黄芩石膏杏子甘草汤、麻杏陷胸汤、清肺排毒汤等方剂以及小儿肺热咳喘颗粒、金花清感颗粒、连花清瘟胶囊等现代名方,麻杏的名气湮没于这些方药之中,可谓“大隐隐于市”。 今年8月23日,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确诊感染新冠且病情严重,24号晚使用了呼吸机,在其他方法治疗成效不大的情况下,季莫申科的医疗团队在中国驻乌使馆的帮助下,与中国中医专家取得了联系。9月5日季莫申科服用了中国专家(北京金台文院蔡传庆)提供的中药后,体温开始下降,病情出现好转。在服用中药几天后,9月11日季莫申科的核酸检测便转阴了,9月下旬开始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。 采访中,中医专家提到给季莫申科开的药方来自中医经典《伤寒论》——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。 麻杏石甘汤 源自《伤寒论》,系麻黄、苦杏仁、石膏、甘草组成。在兽医临床上,主要用来解决外寒内热所致的肺出血、咳嗽、气喘、支气管堵塞等呼吸道问题。尤其出现受凉温差感冒第二阶段“表寒内热”时(机理详见往期内容“秋防无忧---温差篇”),大群出现发烧、打蔫、呼噜(蛤蟆叫)、气管发红、肺瘀血或出血、鼻涕黄黏、出现黄绿粪或零星死淘等现象,清内热、化痰止咳,效果较好。 方剂解析 方中的麻黄解表宣肺,打开全身的毛孔,让肺里面的热邪从皮毛散出,等于把家里的窗户打开,让闷热的空气散出去;杏仁加强肺的肃降功能,肺与大肠相表里,把肺里面的热赶到大肠,从大肠出;然后用5倍于麻黄量的石膏来直接清肺热、胃热(胃肺分别开窍于咽、喉),等于给沸腾的锅里加凉水,石膏既可以清热又可以生津,石膏降胃火肺火大肠火,可以同时把身体里的火分别从小便大便出,清热生津,甘草为药中国老,益气止咳,调和石膏、麻黄的寒温药性。 肺属上焦,病位在上在表,宜清宜散,通过石膏清热、散热,则对壅于肺、气管的痰饮无异于釜底抽薪,黄痰、粘痰没有热煎则容易变稀咳出;麻黄宣肺解表,使肺升清(向上向外)气机功能恢复,苦杏仁降气止咳,使肺肃降(向内向下)气机功能恢复,则咳喘自消。 寒、热药合用会“中和”掉吗? 有人可能会问:麻黄、石膏药性一温一寒,合用于一个方子里会不会“酸碱中和”? 答案是否定的,这是因为中医药性不是从化学概念出发,而是从功能概念出发,石膏清热的机理是抑制胃肠道因郁热而过于亢奋的功能状态,麻黄是促进肌表血液循环,就像有人坐京广线从北京出发去广州,另一个人是坐京九线从九龙到北京一样,不在一条轨道,又怎么会撞车呢?!且就算在一条线上,也会有甘草这个“扳道工”在中间调和,更加不可能了。临床也有寒热错杂方(如半夏、黄连同用)用于调理脾胃的情况,这是为了调节交感、副交感神经,使机体功能恢复到正常平衡状态。以上种种都有别于西医酸碱中和概念,大家不要弄错了。 使用机会 既然麻杏主要是针对呼吸道肺热咳喘的,那临床该怎么用呢?分两类情况 一种情况是气囊炎、支气管堵塞对症治疗时使用,大群咳嗽、呼噜、伸脖呼吸,气管粘痰、鼻腔黄涕等,氟苯尼考 强力霉素 麻杏石甘口服液,此时堵气管导致物理性阻塞死亡,化痰药必须大剂量,250ml兑水可150-200斤,快速缓解痰热阻肺症状。 另一种情况是流感、传支等病毒性呼吸道对症配合治疗,抗病毒药 麻杏石甘口服液 强力霉素/替米考星,250ml兑水200-300斤, 集中饮水,连用4-5天。 “知将方能用将”,临床我们也见过大剂量麻杏单用治疗支堵每瓶(250ml)用量80-100斤水,控制堵管很不错的情况。家里或附近有石膏的话,也可以大剂量石膏掺料(3%-5%)配合麻杏使用,增强清热力量。  

【概要描述】扫地僧,是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人物,一位在少林寺负责打扫藏经阁的无名老僧人,武功深不可测,并具有大智慧。

扫地僧见证了少林派半个世纪来发生的事迹,根据自述,在藏经阁中约有四十多年,藏经阁所发生之事也全都看在眼里,然而旁人对于他的存在却浑然不知。

在少室山举行的武林群雄大会中,扫地僧在少林寺藏经阁中出场,向萧峰等众人解说强行练习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弊,又以一人之力对战萧远山、萧峰、慕容博、鸠摩智等武林高手,轻松收服萧远山、慕容博两人,之后将他们的内伤治愈,以佛法化解两人恩怨,二人经点化后大彻大悟,冰释前嫌,并拜其为师,皈依佛门,回归正道。 

扫地僧在萧远山父子与慕容博父子相遇时现身,对于萧远山、慕容博、鸠摩智和天竺僧波罗星窃取少林派绝技之事,点出他们在佛法心性修为不足之下强行练习上乘武功,造成他们身体上的隐疾,并以过去沉迷武学的玄澄大师未听取他三次提醒以至经脉尽断为例,劝谏众人。

当慕容博与萧远山欲互相血拼时,扫地僧先后将两人打至断气作龟息之眠,再透过阴阳互济让他们互相化解对方的内伤起死回生,摒弃戾气的两人至此明白家国仇恨、生死离别都如梦境,方才放弃仇恨、大彻大悟,决定皈依佛门,不再过问世间恩怨。

扫地僧现已成为具有极高技艺却深藏不露的人的代名词。



在中医界,有一个方剂屡建奇功却又深藏功名,它就是方剂群英谱里的“扫地僧”麻杏石甘汤。说它屡建奇功是因为,不论在西医尚未出现的古代国人抵御伤寒、瘟疫,还是现当代的石家庄流行性乙脑、非典、新冠肺炎等抗疫实践,处处都有它的身影且屡有效验;说它深藏功名是因为,它只有区区四味药,却繁衍出了加味麻杏石甘汤、黄芩石膏杏子甘草汤、麻杏陷胸汤、清肺排毒汤等方剂以及小儿肺热咳喘颗粒、金花清感颗粒、连花清瘟胶囊等现代名方,麻杏的名气湮没于这些方药之中,可谓“大隐隐于市”。



今年8月23日,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确诊感染新冠且病情严重,24号晚使用了呼吸机,在其他方法治疗成效不大的情况下,季莫申科的医疗团队在中国驻乌使馆的帮助下,与中国中医专家取得了联系。9月5日季莫申科服用了中国专家(北京金台文院蔡传庆)提供的中药后,体温开始下降,病情出现好转。在服用中药几天后,9月11日季莫申科的核酸检测便转阴了,9月下旬开始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。

采访中,中医专家提到给季莫申科开的药方来自中医经典《伤寒论》——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。

麻杏石甘汤

源自《伤寒论》,系麻黄、苦杏仁、石膏、甘草组成。在兽医临床上,主要用来解决外寒内热所致的肺出血、咳嗽、气喘、支气管堵塞等呼吸道问题。尤其出现受凉温差感冒第二阶段“表寒内热”时(机理详见往期内容“秋防无忧---温差篇”),大群出现发烧、打蔫、呼噜(蛤蟆叫)、气管发红、肺瘀血或出血、鼻涕黄黏、出现黄绿粪或零星死淘等现象,清内热、化痰止咳,效果较好。



方剂解析

方中的麻黄解表宣肺,打开全身的毛孔,让肺里面的热邪从皮毛散出,等于把家里的窗户打开,让闷热的空气散出去;杏仁加强肺的肃降功能,肺与大肠相表里,把肺里面的热赶到大肠,从大肠出;然后用5倍于麻黄量的石膏来直接清肺热、胃热(胃肺分别开窍于咽、喉),等于给沸腾的锅里加凉水,石膏既可以清热又可以生津,石膏降胃火肺火大肠火,可以同时把身体里的火分别从小便大便出,清热生津,甘草为药中国老,益气止咳,调和石膏、麻黄的寒温药性。

肺属上焦,病位在上在表,宜清宜散,通过石膏清热、散热,则对壅于肺、气管的痰饮无异于釜底抽薪,黄痰、粘痰没有热煎则容易变稀咳出;麻黄宣肺解表,使肺升清(向上向外)气机功能恢复,苦杏仁降气止咳,使肺肃降(向内向下)气机功能恢复,则咳喘自消。

寒、热药合用会“中和”掉吗?

有人可能会问:麻黄、石膏药性一温一寒,合用于一个方子里会不会“酸碱中和”?

答案是否定的,这是因为中医药性不是从化学概念出发,而是从功能概念出发,石膏清热的机理是抑制胃肠道因郁热而过于亢奋的功能状态,麻黄是促进肌表血液循环,就像有人坐京广线从北京出发去广州,另一个人是坐京九线从九龙到北京一样,不在一条轨道,又怎么会撞车呢?!且就算在一条线上,也会有甘草这个“扳道工”在中间调和,更加不可能了。临床也有寒热错杂方(如半夏、黄连同用)用于调理脾胃的情况,这是为了调节交感、副交感神经,使机体功能恢复到正常平衡状态。以上种种都有别于西医酸碱中和概念,大家不要弄错了。



使用机会

既然麻杏主要是针对呼吸道肺热咳喘的,那临床该怎么用呢?分两类情况

一种情况是气囊炎、支气管堵塞对症治疗时使用,大群咳嗽、呼噜、伸脖呼吸,气管粘痰、鼻腔黄涕等,氟苯尼考 强力霉素 麻杏石甘口服液,此时堵气管导致物理性阻塞死亡,化痰药必须大剂量,250ml兑水可150-200斤,快速缓解痰热阻肺症状。

另一种情况是流感、传支等病毒性呼吸道对症配合治疗,抗病毒药 麻杏石甘口服液 强力霉素/替米考星,250ml兑水200-300斤, 集中饮水,连用4-5天。

“知将方能用将”,临床我们也见过大剂量麻杏单用治疗支堵每瓶(250ml)用量80-100斤水,控制堵管很不错的情况。家里或附近有石膏的话,也可以大剂量石膏掺料(3%-5%)配合麻杏使用,增强清热力量。

 

  • 分类:禽药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2-14 10:38
  • 访问量:
详情

扫地僧,是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的人物,一位在少林寺负责打扫藏经阁的无名老僧人,武功深不可测,并具有大智慧。

扫地僧见证了少林派半个世纪来发生的事迹,根据自述,在藏经阁中约有四十多年,藏经阁所发生之事也全都看在眼里,然而旁人对于他的存在却浑然不知。

在少室山举行的武林群雄大会中,扫地僧在少林寺藏经阁中出场,向萧峰等众人解说强行练习少林派七十二绝技之弊,又以一人之力对战萧远山、萧峰、慕容博、鸠摩智等武林高手,轻松收服萧远山、慕容博两人,之后将他们的内伤治愈,以佛法化解两人恩怨,二人经点化后大彻大悟,冰释前嫌,并拜其为师,皈依佛门,回归正道。 

扫地僧在萧远山父子与慕容博父子相遇时现身,对于萧远山、慕容博、鸠摩智和天竺僧波罗星窃取少林派绝技之事,点出他们在佛法心性修为不足之下强行练习上乘武功,造成他们身体上的隐疾,并以过去沉迷武学的玄澄大师未听取他三次提醒以至经脉尽断为例,劝谏众人。

当慕容博与萧远山欲互相血拼时,扫地僧先后将两人打至断气作龟息之眠,再透过阴阳互济让他们互相化解对方的内伤起死回生,摒弃戾气的两人至此明白家国仇恨、生死离别都如梦境,方才放弃仇恨、大彻大悟,决定皈依佛门,不再过问世间恩怨。

扫地僧现已成为具有极高技艺却深藏不露的人的代名词。

在中医界,有一个方剂屡建奇功却又深藏功名,它就是方剂群英谱里的“扫地僧”麻杏石甘汤。说它屡建奇功是因为,不论在西医尚未出现的古代国人抵御伤寒、瘟疫,还是现当代的石家庄流行性乙脑、非典、新冠肺炎等抗疫实践,处处都有它的身影且屡有效验;说它深藏功名是因为,它只有区区四味药,却繁衍出了加味麻杏石甘汤、黄芩石膏杏子甘草汤、麻杏陷胸汤、清肺排毒汤等方剂以及小儿肺热咳喘颗粒、金花清感颗粒、连花清瘟胶囊等现代名方,麻杏的名气湮没于这些方药之中,可谓“大隐隐于市”。

今年8月23日,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确诊感染新冠且病情严重,24号晚使用了呼吸机,在其他方法治疗成效不大的情况下,季莫申科的医疗团队在中国驻乌使馆的帮助下,与中国中医专家取得了联系。9月5日季莫申科服用了中国专家(北京金台文院蔡传庆)提供的中药后,体温开始下降,病情出现好转。在服用中药几天后,9月11日季莫申科的核酸检测便转阴了,9月下旬开始恢复正常生活和工作。

采访中,中医专家提到给季莫申科开的药方来自中医经典《伤寒论》——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。

麻杏石甘汤

源自《伤寒论》,系麻黄、苦杏仁、石膏、甘草组成。在兽医临床上,主要用来解决外寒内热所致的肺出血、咳嗽、气喘、支气管堵塞等呼吸道问题。尤其出现受凉温差感冒第二阶段“表寒内热”时(机理详见往期内容“秋防无忧---温差篇”),大群出现发烧、打蔫、呼噜(蛤蟆叫)、气管发红、肺瘀血或出血、鼻涕黄黏、出现黄绿粪或零星死淘等现象,清内热、化痰止咳,效果较好。

方剂解析

方中的麻黄解表宣肺,打开全身的毛孔,让肺里面的热邪从皮毛散出,等于把家里的窗户打开,让闷热的空气散出去;杏仁加强肺的肃降功能,肺与大肠相表里,把肺里面的热赶到大肠,从大肠出;然后用5倍于麻黄量的石膏来直接清肺热、胃热(胃肺分别开窍于咽、喉),等于给沸腾的锅里加凉水,石膏既可以清热又可以生津,石膏降胃火肺火大肠火,可以同时把身体里的火分别从小便大便出,清热生津,甘草为药中国老,益气止咳,调和石膏、麻黄的寒温药性。

肺属上焦,病位在上在表,宜清宜散,通过石膏清热、散热,则对壅于肺、气管的痰饮无异于釜底抽薪,黄痰、粘痰没有热煎则容易变稀咳出;麻黄宣肺解表,使肺升清(向上向外)气机功能恢复,苦杏仁降气止咳,使肺肃降(向内向下)气机功能恢复,则咳喘自消。

寒、热药合用会“中和”掉吗?

有人可能会问:麻黄、石膏药性一温一寒,合用于一个方子里会不会“酸碱中和”?

答案是否定的,这是因为中医药性不是从化学概念出发,而是从功能概念出发,石膏清热的机理是抑制胃肠道因郁热而过于亢奋的功能状态,麻黄是促进肌表血液循环,就像有人坐京广线从北京出发去广州,另一个人是坐京九线从九龙到北京一样,不在一条轨道,又怎么会撞车呢?!且就算在一条线上,也会有甘草这个“扳道工”在中间调和,更加不可能了。临床也有寒热错杂方(如半夏、黄连同用)用于调理脾胃的情况,这是为了调节交感、副交感神经,使机体功能恢复到正常平衡状态。以上种种都有别于西医酸碱中和概念,大家不要弄错了。

使用机会

既然麻杏主要是针对呼吸道肺热咳喘的,那临床该怎么用呢?分两类情况

一种情况是气囊炎、支气管堵塞对症治疗时使用,大群咳嗽、呼噜、伸脖呼吸,气管粘痰、鼻腔黄涕等,氟苯尼考 强力霉素 麻杏石甘口服液,此时堵气管导致物理性阻塞死亡,化痰药必须大剂量,250ml兑水可150-200斤,快速缓解痰热阻肺症状。

另一种情况是流感、传支等病毒性呼吸道对症配合治疗,抗病毒药 麻杏石甘口服液 强力霉素/替米考星,250ml兑水200-300斤, 集中饮水,连用4-5天。

“知将方能用将”,临床我们也见过大剂量麻杏单用治疗支堵每瓶(250ml)用量80-100斤水,控制堵管很不错的情况。家里或附近有石膏的话,也可以大剂量石膏掺料(3%-5%)配合麻杏使用,增强清热力量。

 

关键词:

       龙8app客户端下载的版权所有 © 河南牧翔动物药业有限公司            营业执照    本网站支持ipv6         

营业执照    本网站支持ipv6

 龙8app客户端下载的版权所有 © 河南牧翔动物药业有限公司